东莞网旗下业务网站 咨询邮箱 咨询邮箱:admin@dongguan.gd.cn 咨询热线 咨询热线:0769-22028805 微博 微信
马云不在,马化腾、李彦宏都跟贾跃亭聊了啥
发表日期:2016-03-27    文章编辑:yufish    浏览次数:

2016 IT领袖峰会现场。  南方网 图
3月27日上午,在2016年深圳IT领袖峰会上, 腾讯CEO马化腾、百度CEO李彦宏、乐视控股CEO贾跃亭、联想集团CEO杨元庆同场对话,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席吴鹰主持了这场“IT创新与共享经济”的讨论。
在回答主持人关于“挑战BAT”的话题时,贾跃亭说,乐视和百度、腾讯在内容层面存在竞争,乐视是以一敌三,压力山大。视频领域烧了无数的钱,最后全部死掉了,真正剩下的只有BAT,再加一个能够侥幸苟活的乐视。
贾跃亭说,在中国大家都说BAT三座大山笼罩了整个互联网,导致很多真正创新型的互联网企业暗无天日,大家看不到未来。
李彦宏马上插话说:“这三座大山都是盆景,别太当真。”
贾跃亭认为,下一代的移动互联网应该是要打破各种边界的,打破组织的边界,最后实现打破企业的边界,最后所有的黑盒子打破,所有企业实现无缝的对接。“乐视如果和联想融合在一起,我们将会在真正的入口上和BAT有一定的抗衡的可能。”
杨元庆说,很同意贾跃亭说的要打破边界,打破边界意味着有更多的创新空间,可能会形成更多的有利竞争。“如果一个企业试图软硬通吃,上下游通吃,这个企业到最后,我觉得一定是非常难成功的。所以把自己的边界看清楚,就是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,你是做什么的。”
中国(深圳)IT领袖峰会由深圳市政府和数字中国联合会联合主办,从2009年开始已举办七届,2016年峰会3月26日至27日举行。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26日晚参加了峰会闭门会议,但并未出现在27日的会议日程中,而是赶回杭州,参加第二届湖畔大学的开学典礼。
以下是马化腾、李彦宏、贾跃亭、杨元庆27日上午的对话实录:

马化腾对话李彦宏。  南方网 图
吴鹰主持第一个问题要问就是想问李彦宏先生,所谓的共享经济,顾名思义需要大家有很多东西需要拿出来共享,现在有一个问题,也不是问题,而是有一个事实吧。大型公司的资源越来越多,尤其是数据、大数据时代,很有意思说,看现在我们前两年讨论大数据的问题,我们这个对话主题不是大数据,但是确实是有很多的大数据掌握在你们公司,掌握在马化腾、马云的公司,但这些东西已经在你们公司里面了,而且还在以每天,每小时,每分,每秒在增长,您觉得这些数据在你们这样公司手里面,会不会阻碍为什么共享经济发展,你们愿意拿出来跟大家分享吗?
李彦宏:我们确实是每天都能够积累很多新数据,现在这个数据量也非常大了,但是我们并不觉得这些数据本身可以直接产生太大的价值,要使得这个数据有好的价值,真正对社会产生影响的话,还必须要跟各个行业进行结合。所谓互联网+其实就是非常有道理的,跟医疗结合可以产生什么,跟教育结合可以产生什么影响,跟金融结合可以产生什么影响,所以数据只有共享出来,才可以有很好价值的发挥。对于百度来说,我们不仅愿意共享数据,也共享很多技术,比如说我们的语音识别技术,这是开放的,大家可以随意调用,我们自动翻译的技术,中英翻译,还有很多其他语千分之27种语言,我们都支持700多个翻译方向,这些技术都是大家可以自动去使用的,还有很多,比如说定位技术,比如说图象识别技术,很多技术都可以用。在提供这些技术给外面使用的时候,同时我们也确实因为这些使用积累了很多数据,数据越多就约有机会去改进自己的技术,所以这是一个不断的加强的过程。
只有我们把这些东西拿出来,给别人用了,我们自己才能够很好的提升,回应您刚刚讲的共享经济,这是最近提出来的概念,大家看这个百度、百科的话,共享经济这个定义你看看跟共产主义的定义这是差不多的,都是按需分配,大家没有特别强烈的谁拥有什么,更多就是谁需要什么的概念。所以我们非常相信这样的东西,但是理想很美好,还是需要靠实干,还是需要靠一步一个脚印,百度更擅长就是技术,还是靠技术推动发展,现在很火的人工智能技术都是很重要,但5、10年前谁真正不计代价投入,做这些东西?我们现在觉得说很神奇,甚至产生一定的恐惧,网上有一个段子说我是人类反恐军最后一个人类工程师,没有那么可怕实际上。人工智能就是刚才所说的几个院士讨论非常详细了,我也基本上通过这些观点。但如果用一个老百姓的话来说这个事情,基本上可以说是一段披着羊皮的狼,没有那么可怕,这是可以为人类所使用,这就是百度做的翻译,人工智能的技术。刚才司长坐在我们旁边,将来人工智能可以替代什么职业?其中一个职业,很有可能就是翻译,不管是同穿还是什么,将来这个职业可能不存在,这个技术会替代各种各样的新东西,确实一方面会给人们带来一定的威胁,但另一方面也会给人类带来收益,最后用共享经济的模式可以让人们最直接从技术的进步当中获益。
吴鹰主持:元庆你很不幸认为传统,虽然IT也是先锋企业,但是这个共享经济其实非常离不开硬件、软件一系列的服务,你们的企业,你认为IT企业怎么服务于共享经济,你有没有一个战略?
杨元庆:其实我觉得传统并不可怕,什么事物都在螺旋式上升,我想挑战一下你的用词,共享。刚才Robin已经谈了,共享这个,好像今天我可以随便用你的房、车,到你家吃饭去,真的就是共产主义社会时代到来。在英文的表达就是分享,可能会更加恰当一点,而且分享最重要后面连着经济,所以这个更重要。经济还要花钱的,而不是免费的。而且我觉得其实不管是共享经济也好,分享经济也好,经济怎么来?最原始,到农耕时代就是从分享开始,一开始人人都是自给自足,没有什么经济,后来发现自己生产东西跟别人交换,这才出来经济。由于交通限制,一开始分享只能在自己的村子里面,后来有马车、汽车,有了火车、飞机,就可以分享到全世界。但是货可以到全世界,但信息技术没有跟上,所以那个时候大家分享信息的方式就是庙会,百货商店,到后来分享东西多了,就出来的品牌,品牌就是一个象征,品牌就可以做广告推广信息。可以说经济和分享从来就是分不开的,只不过随着IT技术的发展,电脑的诞生,互联网的诞生,现在信息越来越发达。
所以,每一个个体,每一个企业,每个家庭,不但可以分享更多的信息,还可以获取更多的信息,这就使得经济更加上来一个新台阶。可以说分享经济,毫无疑问跟IT、信息技术发展,今天我们所谈的分享经济和IT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,如果没有IT技术发展,可能就没有今天的嘀嘀打车,也没有今天的LB,所以这是毫无疑问的。而且分享是基于今天IT技术的分享经济,才刚刚只是开始。现在有很多朋友在谈,将来怎么样把更多更好的农产品用平台的方式,跟更多消费者直接分享。刚才你问到联想的话。其实我们也在不断的思考,怎么样用好分享经济。有一个很好例子,过去给我们电脑用户做服务,我要建很多维修站,雇佣很多第三方,投资很大,用户给我打电话,我派工人上门,把配件送上去。
但现在我们现在正在考虑,用分享平台,使得对用户的服务更加有效,我们不需要很多维修站,工程师在家里面,随时登陆到我们服务平台上,有用户提出服务需修,很快可以发现附近有哪些工程师,而且这些工程师过去服务记录又很好,就可以上门进行服务,同时把需要的配件送上去。所以这样用户服务满意度可以大大提高,可以对工程师进行评估、评分好坏,我们也剩下建维修站的费用,使企业效率会更好。
再往下面发展,大家也很关心联想未来发展问题,我觉得整个联想未来我就想变成大平台,共享、分享这样的大平台。实际上有一些东西,不是小企业可以做的,比如说大规模生产制造,这可以是分享的平台,大规模的采购。我们全球化的营销,营销的渠道、网络这可以是分享平台,对于在中国的开发团队,研发团队,不管联想内部还是外部,只要把产品做好,甚至在开发产品过程当中,可以用我们实验室做一个分享。然后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平台,把这个产品快速能够推广到更多的用户那里去,所以这个大概我想应该来说,分享经济,未来的广阔发展在这里。
吴鹰主持:谢谢元庆,我也回应一下,共享经济这个词是正式写入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五中全会里面,有一些地方用分享经济,我觉得分享、共享没有差很多,但从专家的来讲可能有一些差别,通常是指单人,两人或者两人二二之间共享很多,很多不同的题共享,但我们不用较真,这个意思大家明白,但有一些东西不能共享,比如说老婆。当年国民党攻击共产党,这肯定不行。贾跃亭,这几个公司规模目前都比你大,你是一个平台,但联想目前还不是互联网平台,这是未来需要做的方向,乐视现在市值也很大,在我们指数相对比较高的时候停牌了,下礼拜开盘,跌不跌不知道,你为什么可以挑战他们?在共享经济下,你企业的理念,大概今天这次才是第二次见,我们认识时间不长,谈谈您对共享经济,在这种情况下,是不是有关系,挑战他们你凭什么?
贾跃亭:乐视生态型模式并没有挑战任何人,只不过给大家感觉是看似乐视与全世界为敌,但恰恰相反,乐视是所有,我们所做的生态产业当中最好的生态合作伙伴,乐视模式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,就是一个开放的闭环,开放的闭环看似是对立的,但这种模式恰恰把传统理论下,很多看似矛盾对立的事情,进行有机统一,所以我们叫它生态经济,价值统购、共享、全球化。
生态经济特点就是可以在不同物种之间,产生跨界化,不断创造全新价值,同时不同的物种之间、功能之间可以有机协同,公生共赢共享,这是我所理解生态经济的特点。对于BL来讲,大家都知道,这是当下中国最优秀的互联网企业,联想是IT时代,或者传统IT时代下最优秀代表,作为一个新的创业型公司,如何才能创造全新的价值?不在于挑战联想,不在于挑战“BAT”,更重要就是能否创新全新的纬度,或者更高的纬度,而不是跟联想,在“BAT”在同一个纬度下竞争,这种思维恰恰是中国过去很多企业都是在这种模式,在美国模式拿到中国,靠人口红利发展壮大。但中国未来真正要着眼于全球,而不在中国市场,这也是共享经济第三大特点,在这种时代下,你能否为全球用户创造价值而不是为中国。
共享,大家谈得很多,也是近两年最火的词汇之一,但目前的共享还是狭义的共享,更多就是信息、资源的共享。在生态经济下的共享,这是全面共享,全流程,包括能力等全流程。在不同的地方,如何实现价值共享,才是创造全新模式的核心点。所以乐视并没有把互联网当做产业来做,而是真正希望把互联网当做基础来做,以这个基础遍布各个传统产业,把原来很多不相关的传统产业融合一体,产生新创新,变成全球的共享经济基础,这是乐视的理念,我们能否在“BAT”之外创造全新模式,给全社会,全行业产生价值,所以乐视看似我们有七个子生态,这些都是我们的行业,看似我们是竞争对手,但恰恰相反,我们的价值共享,希望乐视创造全生态价值,可以跟我们竞争对手实现共享,变成真正竞合关系,其实我们已经做一些案例。TCL作为二股东等,我们希望可以带来一些质的改变,希望从传统硬件公司,升为互联网生态型公司,这样才能给产业创造更大的价值,实现给用户更大的价值,所以我们跟“BAT”不是竞争关系,而是处在不同纬度之间进行生态共享,谢谢。
吴鹰主持:谢谢跃亭,乐视把共赢共存共享放在企业价值里面,上一次到他们公司学习的时候,就发现他们这个想法,共存共赢共享,你非常谦虚不竞争,不挑战这些但你讲的时候无意识中一个词,你要坐在联想、腾讯、百度更高的纬度,我们从三维世界的人踩一只二维世界是很简单的你要小心。共享就是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就是你的,这就是共享,很简单。我们做一个大胆的假设,假设阿里所有资源,突然一天被马化腾用了,你如果是马云,突然那天早上科技一发展,把你们脑袋变了,你变了阿里,阿里变成你的,你可以做什么事?比马云做得好?反正马云也不在,放开讲。
马化腾:明年参加IT峰会非常有意思,因为吴鹰每次不跟我们沟通说谈什么,这就是深圳举办IT领袖峰会的魅力所在。讲几点感想。今天有一个特点,这个环节跟以往不一样,有很多基础性学科的前沿科技的讨论,所以刚刚在下面听得非常认真,跟以往不一样,也跟最近很多技术学科,很多新科技的突显,让大家感觉到这是科技的春天到来了。在谈我们现在眼前比较俗的业务之前,我更喜欢对前面环节有一些感想。
确实感受到现在说应用科学和技术学科越来越关系的密切,让我们感受很多,我都知道,其实在计算机领域,在互联网领域之前,小时候的梦想,大家都说理想是什么,很多人写我要当科学家,但实际上现在什么是科学家?科学家现在在公众中的认知,其实是比较远,大家更多还是谈企业家谈这些领域。其实我觉得今天也是可以说,应该说这几十年来,更让大家感受到科技这种创新,应该又再大家的视线面前,如何让科学家成为大家眼球的追逐点,成为时尚成为偶像这也是大家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深圳是科技创新之城,不仅像我们的市长来自发改委的高新司,我们马书记也是科技领域航天专家,我觉得在深圳应该有得天独厚的环境,所以我们可以举一个全市之力,畅谈科技,畅谈创新,才有今天的盛会,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。所以我在下面听的时候也思考很多,所以忍不住先说这段话。
回到吴鹰比较尖锐的问题,我觉得也是属于刚才谈到人工智能等等,脑洞大开的问题,我觉得之所以人类还有机器很大区别就是,他的个性化、差异化很大,还有变数很多。所以我们在人之上的社会形态,还有企业之间的竞合关系,比人更复杂,演变也是更有意思。正因为每个企业的定位、发展方向,领军人,下面的团,内部的组织结构,会造成很多不同形态多样性产生。一个企业成长,其实跟创始人,跟整个团队的问题和基因这是息息相关的,所以说很难说一个企业突然之间转给另外一个企业交手,这是非常难,也不一定很合理的方法,我觉得还是回到主题,从共享到分享,应该说让更多的企业,包括企业内部的很多管理团队发挥特点、特色,让他们之间可以相互协作,而不是全部再一个企业或者在一个垄断的行业发展,这是不利,我更加倾向一个生态方式,这个生态是多元化,很多企业,这个企业其实就是越做越小,越做越专业,你只做这个层面,其他层面社会分工越来越细,应该由不同的企业一起撑起这个生态的发展,所以我更想表达说,未来是往生态角度走,每个企业都会找到自己最能够立足长远的点,而不是完全可以垄断起来。
李彦宏:刚才讲的时候,其实避免讲竞争这个词,刚才也说不能跟“BAT”竞争,这些东西好像比较俗,我觉得不俗,我觉得科技的创新一直在背后有两个很大推动力,不知道是否有人注意过。我问过很多搞科学,搞企业也好,您觉得某一种巨大的创新,到底怎么发生?是不是这个科学家非常理想主义,没有其他力量推动,突然脑洞大开就想到这个东西,很多人告诉我说是,他们就是这样的人,但我在我看来有两个很大推动力量这是不能忽视,一个就是战争。比如说怀部长所说的图林,图林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创新,因为人还是惧怕死亡,在惧怕死亡的时候就特别可以激发创造性,产生很多很多新科技,还有一个就是商业力量,今天不能鼓励搞战争,但可以鼓励用商业力量推动科技进步。好几百年之前,哥伦布发现新大陆,不是他一个人有这种好奇心,就发现这种新大陆,而是后天有商业力量支持,最早找葡萄牙,后来被拒绝,后来找英国,法国,后来又找葡萄牙又支持,后来西班牙决定支持他,这样才有那么大的团队,科学家走哪灭长时间,很多科学进步,背后都有商业力量推动,我们做企业的其实,就是应该像着怎么用我们商业力量,推动科技的进步,而这里头竞争又是非常关键东西,如果没有竞争,谁都不会有那么大的劲这样干,战争对死亡有危险,但商业某种意义上也是死亡的威胁,只不过这个死亡就是企业的死,你如果说这个公司不会死,你可能就会死,你天天觉得公司会死,反而这个公司会越来越大。
吴鹰主持:李彦宏讲的这个,我非常赞同,跟我下一步要做的东西有关系,一个就是战争,一个好奇心,当然我们不能随便制造战争,但我觉得各位有幸可以看到,战争可能在未来一个人都不会死,国家派机器人去打,输的国家投降就可以了,用最高力量的打完,然后避免人类的死亡。创新也是这样,我回应一下马化腾这个问题,我问这个问题有一个很深的含义,阿里具有很大的资源,这资源能否共享,你变成CEO,你做什么东西,可以共享给在座的各位,所以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提这个问题。
回到李彦宏提的问题,我现在给你们制造一个,让你们更能够创新,有没有可能造成战争或者死亡的机会,主办方好像知道我在想要做什么,我真的没有跟他们沟通,今天座位也是主办方安排的,假设贾跃亭和杨元庆,假设你们俩合作,来挑战李彦宏、马化腾,在后面这个企业发展当中,你们俩各自说说如果你们合作,是不是对他们挑战,比以前,比单独作战更有竞争力?因为他们俩有他们优势,但他们没有硬件,缺硬件,生活离不开硬件的,你们的大型制造,元庆说从采购这是一套非常复杂的事情。我就想让元庆先说,马化腾说,你如何回应他们联手对你们的竞争,最后你们说说说。

杨元庆:我的回答会让你失望,因为我的位置最好在台上,我觉得跟三家公司都有很好合作关系,如果主持人非得让我拉的话,我觉得更大可以跟乐视合作。实际上联想我们把自己定位就是智能设备提供者。
吴鹰主持:你们两家之间的资源共享。
杨元庆:智能设备提供商,去年在这个舞台上我已经谈到,实际上我们如果只是卖设备的语,我们不用你的客户,我跟客户的接触点,是非常少,只有在买卖的时候,维修的时候,或者再次购买或者买选配件的时候,这些时候才会有机会和用户接触。所以从本质上我们是一个产品公司,产品导向公司。未来的话,当然我们希望这是一个客户导向,客户导向公司,如果是客户导向公司肯定要跟客户有更加密切的联系,我们不希望是年活跃用户,而是希望是月活跃用户,日活跃用户,什么东西可以黏住客户?除了对电脑的维护,Pony我们在去年谈电脑维护的时候,这就是其中之一之外,但用户更多就是如何用你电脑,玩游戏、看电影、搜索、社交全部都是用户使用你设备的时候,其最根本的目的,只有使用这些应用,才会让这个用户更具联系。我们未来这是非常愿意跟所有生态、内容、应用厂商来合作的。
合作当然我希望一方面,当然我们帮你们推广这些内容、服务、应用,但另一方面,你也不要完全把用户截止,用户的信息分享或者共享也好,这些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,这可以让我们在未来做设备的时候有一些改进,或者向用户销售的机会,选配件的机会,让我们提供内容、服务的通道,用户更加喜欢。
吴鹰主持:元庆也非常含蓄,这只是一个假设不需要太紧张的。马化腾谈谈你的关键,你认为这两个根本是很荒唐呢?
马化腾:这样硬件、软件的对抗,当然乐视那边还更多偏软一些,但还是以硬件,重资产思维为主,我跟Robin都是软的,虚的,服务型。这个很有意思,我们现在看整个IT产业发展,其实硬件终端演变,对整个IT包括互联网形态,服务形态,内容形态都有很大变化,一种驱动。上次互联网大会我也提到从PC到移动,其实都跟终端变化也是息息相关的,像手机兴起,移动互联网兴起之后,不变的话,微信不做的时候,其实对所有互联网公司来说都是一种恶梦,一种坎如果跨不过去很危险,所以硬件终端能力非常强的。
我们现在看到有两个流派,一个苹果比较紧缩型,包括昨天也提到,娱乐产业的,也是硬件、软件服务完全都是一起,这个时候硬件起到很大的主导作用,谷歌等这些都是软件,这样变成软件和服务又是一起的,是店大起客还是,客大欺店,这一切都是动态,没有说一定往哪个趋势发展,这中间是博弈,你这边变大,我这边又有一些变化,这种消恒对抗,我觉得没有一个决定的答案,确实两种生态都有成功之道,而不是哪种比那种厉害,我觉得作为消费者来说应该有多样的选择,而不是唯一选择。
吴鹰主持:有请Robin。
李彦宏:如果这样组队,考虑两个问题,第一我们跟Pony要有很好合作,但不能合并,虽然腾讯和百度企业文化比较类似,但如果大体量公司合并风险还是很大,我们首先要商量好,我干什么,你干什么,谁的优势怎么发挥出来,这是第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。第二个考虑问题,我们不能到他们擅长领域打仗,我们比较擅长软服务的东西比较擅长,他们比较擅长软硬件一体化的东西,如果那天我冲突说,我们也要做硬件的东西这些东西就比较危险,他们玩他们擅长的游戏,这就不行。要打胜这仗就是脑袋清楚,自己擅长什么别人不擅长什么,或者擅长什么。
贾跃亭:如果非要有两个挑战的阵营,要分出胜负,从战术上考量,刚才三位讲得非常好,从联想、IT领域和互联网领域,这是上下游关系,不存在之间竞争。但乐视这种模式,其实除了硬件之外,有大量软件系统,同时又有互联网,又有内容,四维一体,在互联网品牌,其实和百度也有竞争关系,比如说视频领域,我们说乐视是1:3,压力山大,稍不留意,就死掉了,最后就是“BAT”或者加一个乐视。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,为什么乐视能够独活呢?在中国大家都说BAT三座大山笼罩了整个互联网,导致很多真正创新型的互联网企业暗无天日,大家看不到未来。
李彦宏:这三座大山都是盆景,别太当真。
贾跃亭:无数互联网公司从这里诞生就只有三种定律,要么就被“BAT”复制模式打死,要么直接被并购,要么被参股,也算是皈依了,但在这种局面下,到底未来走向哪里?我觉得必须要破局,下一个时代是什么?我觉得绝对不是目前传统互联网的模式,传统互联网都已经到巅峰了,你看“BAT”都到巅峰了,下面我们年轻创业者,互联网企业的未来怎么办?其实和大时代背景密切相关。下一个时代,我们认为互联网生态时代,互联网有一个垂直产业变成横向经济基础遍布各行各业,这就是互联网+,更深层次就是互联网生态,生态可以产生化反,创造新价值,互联网最近就是智能终端,跟智终端跟内务、服务的结合,可能就会创造全新的经济形态,用户价值形态,乐视横跨七个产业,但在我们眼里就是一个产业,无论以汽车为中心的交通互联网,在我们眼里,这些都属于一个智能终端,只是场景不同而已。通过我们UA系统,很好把这三个智能终端彻底打通,变成一件事情,服务同一个用户,通过UA从最底层到第二、第三、第四层的应用,通过我们软件彻底打通,真正把产业链当中最核心的要素掌握在自己手里面,然后打破边界。
原来为什么很多巨头都哄然到他,都是死于专注,因为只专注在自己的领域或者环境内部,所有创新都是改良性创新,变革大潮过来的时候,原来所有竞争优势,可能都变得不重要了,恰恰反而成为很大的劣势,在这种其他下,不可能产生颠覆性创新,颠覆性创新恰恰在领域与领域之间,企业与企业之间,杨总非常清楚,原来IT产业,专业化分工非常清楚,大家都非常了解,微软开放给联想的整个API接口非常少,你想要做很大的变动,微软说NO,所以你只能做妥协。反过来也是一样,软件要只适应你的硬件,这就是苹果的闭环那么成功,当然现在苹果也到巅峰了。
一攻击苹果就会遭受到果粉的攻击,认为你们有病,制造噱头。但下一代移动互联网应该要打破各种边界,通过打破组织边界,打破创新边界,所有创新可以无缝对接,所以如果乐视和联想融合在一起,我们将会在真正的入口上,和“BAT”可以有一定的抗衡过程,大家现在都是在下一个时代,是争夺两样东西,一个就是入口,还有就是用户时间,入口有4个纬度,一个就是应用入口、平台入口,“BAT”有很强的平台入口,第一代移动互联网是平台时代,平台控制一切,还有就是操作系统的入口,一个就是真正终端入口,终端和用户24小时在一起,微信占用大家占用大量时间,但依然没有终端占用那么多。所以如果能够在真正最高纬度终端,智能终端我们俩家走在一起,跟平台、应用入口竞争,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。
谢谢。
杨元庆:我很同意贾跃亭说的要打破边界,打破边界之后有更多的创新空间,可能会形成更多的竞争力,但是我觉得一个企业,毕竟还是要有一定的边界,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,如果一个企业试图上下游通吃或者软硬通吃,这个企业一定很难成功。所以把的边界看清楚,你核心竞争力在那里,你做什么,我刚才说我位置最好,我从来没有想过,跟百度做搜索引擎去,跟腾讯做社交,跟乐视做内容去这些方面。所以这一点,我觉得也同样重要,苹果在垂直者上面,确实非常成功,但实际上说到底这不是一个应用或者内容的提供商,只是在最近,才是第一次,在这个设备的数量,用户数量上面,发展上面遇到瓶颈的时候,开始注重在设备上做叠加的应用的收入,内容这些收入,可以说是一个附加的,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附加价值,附加的收入。所以在这些方面,我觉得企业之间的叫融合也好,叫配合也好,就显得愈加重要。你做硬件的公司,你肯定需要做软件、做服务的公司,给你用户提供最满意的服务,最好这些内容,所以这些方面,如果乐视把你最强和我最强合起来,我相信我们会更加有竞争力,不仅仅在中国有竞争力,我们也到走国际化,海外也有竞争力。但如果更多地方是跟我竞争,我可能就要考虑,更多和百度、腾讯合作了。
李彦宏:感觉我们胜算越来越大,他们已经内斗起来,一个讲模式、平台,讲入口,另外一个讲边界划得很清楚,我是我的,你是你的。
吴鹰主持:Robin你刚才讲了,不想合并。
李彦宏:但我们也没有分歧。我觉得什么模式并不重要,重要就是你满足什么需求,这个市场到底在哪里,有多大,这是最重要。所以我们做任何一个东西,不是说要看把百度做成什么样,而是把这个产品做成什么样子,可以更好满足别人需求。前一段时间比如说我们从PC到移动转型,拿着手机,就是你进行搜索屏幕变小,网速变慢,搜索应该变成什么。转过来才发现,还有更加自然的交互方式,就是现在语音搜索,你对着他说话,就可以获得搜索结果。这跟过去人们使用键盘完全不一样的感受。现在大多数人,包括90后,都是跟键盘一起长大的,所以他自然而然就觉得说键盘输入是更加自然方式,但00后方式,他们拿着手指头上网,在触摸屏的情况下,在手机有麦克风、摄像头这种环境下,更自然交互方式就是说话,当需求不再是1、2个词可以表达清楚的时候,就会更加喜欢用语音表达。
刚才看一个实际案例,信用卡1月22号到期等等一大堆,50、60个字的问题,不是一般用文字很容易表达清楚,但语音说可能就是10秒钟就完了,这样的东西我们怎么能够去满足人们需求?比如说自动翻译,我们无人驾驶汽车等,其实全部都在想,我们怎么更好满足这个市场需求,怎么把人解放出来,而不是用什么模式,我是平台,我是入口,或者我是垂直整合者,我觉得这不是关键。
吴鹰主持:实现没有沟通,也考验领袖者,Pony刚才对我一点抱怨,但回答很精彩。我讲一下,结合有很大优势。元庆现在已经是全球化公司了,你们在李彦宏和马化腾的收入里面,国际上中国的收入毕竟还是占很小,但你推动的时候,也受各种各样的限制。贾跃亭那么小,对不起你跟他们相比还是比较小,相比比较小的公司,一千多亿市值的公司,但你一开始全球化,往外走,你跟他们合作,共享的概念在这里做,你们俩结合在这方面,我觉得胜算真的会大一些。
杨元庆:我觉得很有机会,这取决于贾总的智慧。
贾跃亭:非常考验,一个就是闭环,新价值,为什么苹果到巅峰?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,但确实如此,苹果成于闭环,但下个时代阻碍他就是封闭,如果真正把开放和闭环两者看似对立矛盾体进行统一,就有很大的能量出来。乐视除了闭环之外,更重要就是开放,乐视下一个核心就是开放,乐视现在这么小公司就有那么多想法,但国内的战争才刚刚开始,乐视自身资源极度短缺,打这个仗可能都会筋疲力尽,现在又做这个不是疯了吗?这是一个重大历史机遇,乐视习惯用未来定义未来,而不是用现在定义未来,乐视习惯于忘掉自我,忘掉现在。我们只考虑下一代用户价值在哪里,我们一直呼吁一件事情,中国的互联网与消费电子的融合,与文化的融合,这类企业将会战争欧美企业,这对中国是历史性机遇,过去中国是内生式发展,将来10、20年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融合消费电子和文化企业之后走向全球。因为这种模式比美国更高,美国产业壁垒很高,他们破解很难,虽然是市场化市场,但过早发展起来,所以打破边界难度会很大。在全球化这件事情,恰恰共享就是密不可分,如何整合生态全社会资源,能够为用户提供价值,这是中国企业是否可以在全球化成功关键要素。第一代互联网做全球化很难,但不代表没有机会,恰一个时代恰恰就是开始,所以跟联想合作并没有机会。
杨元庆:我们收入70%在国外,30%在国内,员工就是70%在国内,30%在国外,我们大多数研究开发在这里,所以我们在用就是中国创造和中国制造赚外国人的钱,正因为有这样业务布局,使得我们在全球运营方面还是非常顺,全球品牌,全球销售市场渠道。所以这些方面完全可以助贾总,你这个理想的实现,一个就是全球化理想,还有把中国文化,中国生态带向全球的实现,但我觉得一定要很好配合好,我们不一定合并,但我们一定要很好的配合好,大家各司其职把各自优势、竞争力发展到最高,最好,减少内耗,我们一定可以赢们,至少国际化方面。
吴鹰主持:在最后的时候,元庆的变化,已经被贾跃亭一些讲话打动,一开始没有,他说不要得罪马化腾和李彦宏,我们不是竞争,有很多合作,到最后的主动示好,如果阿里这些大数据可以共享,最终收益就是客户,如果大家可以共享,我们主题不离开的话,有很多资源共享,到最后如果用户受益,这个企业可能就是共同发展。昨天下午马云讲传统商业组织结构,成立的时候,我认为是要赢,就是你死我活,如果大家做同一个行业,把你打死我就活了,但现在商业,所谓以移动互联网为中心大数据等等,有很大关系前提下,不一定就是你死我活,大家都有很好发展。
前几年,2007年,国内还没有中国(深圳)IT领袖峰会,我觉得中国再有大互联网公司出现,10亿美金出现的时候,他当时不好意思,他说不可能,当时乐视成立了吗?2007年成立了,但很小,小得不能再小,现在一千亿的市值公司。百度、腾讯没了吗?阿里没了吗?都比当年大很多,但还在成长,中国企业放开做,在共享经济下,你们做到这些事情,你们四个人在走的时候,大家都是相互合作,现在阿里“一带一路”想要搭顺风车,我们桥梁道路基础设施弄好之后,他走上电子商务有一定竞争优势,我认为他3、5年发力很可怕,你看他很多布局,都觉得马云疯了投资那么多企业,但台上嘉宾他们自己的布局,他们的设想,这些东西很多都是自然流露,相信在座各位从他谈话当中汲取很多精神、思想,还有一些东西我觉得你们完全可以,你以你们的价值做成这些东西。
李彦宏你在人工智能上投入相对很大,进展也不错,你提出中国大脑的计划,还有无人驾驶汽车方面的观念,两个问题其实也是一个问题,你大概多长时间可以走进家庭生活,当然跟我们的环境也有关系,你这个人工智能积累,你是否愿意跟其他公司进行分享?

李彦宏:这一点百度还是比较幸运,我们做搜索起家,搜索在10、15年前,背后技术基本上可以说就是一个简单的统计,这个词出现多少次,搜这个此,网页出现这个词的频率最后就出现了。7、8年前开始,用户行为更可以告诉我们说哪家文章更相关,最后就是人工智能的投入,现在搜索引擎技术,现在用百度跟10年前有感觉是一样,但背后技术完全不一样,今年百度搜索完全都是是机器学习技术,或者人工智能技术在支撑。2012年开始我们意识到深度学习这是一个即将进入爆发期技术,所以开始重金投入,2013开始我们对外投入成立一个深度学习研究院,之后就在自动翻译、无人驾驶汽车、图象识别等很多东西,我们现在有这种东西,我拍一个照片,可以根据这图片作一首诗出来,因为我可以根据这个图片,可以识别出它是什么,我就可以根据这个东西进行创作,创作也有一点点是假,不是真正理解了才创作,而是根据网上无穷无尽的语言材料进行创作,所以很多东西让机器学起来,在人看来比较容易的事情,在人看来比较难,在人看起来比较容易的实行,机器可能就会觉得难的。这里头就是说,还有很多很多需要我们看起来很简单的东西,需要机器去克服,这些东西克服之后,简单脑地劳动逐渐就被机器所替代,工业革命替代体力劳动,大批手工业会失业,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,我觉得未来人工智能革命也是一样,会替代出来很多脑力劳动,也会创造很机会。这些我们非常愿意共享出来让大家一起用会使技术进步会更快,有很多人过来调用我们技术,我们就可以看到需求,为什么要解决这个问题,如果解决不好,我就会想怎么解决得更好,所以这些东西共享越充分,进步越快,进步越快大家都受益这不是一个游戏,今天这个主题我觉得选择这个共享,不仅是数据的共享,技术共享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吴鹰主持:贾跃亭我还注意到一个事情,也不算小的事情,乐视体育,最近用差不多200亿的融资融了一圈资,融了70亿的数,乐视体育相对比较短的,对我们很多公司做的都有,包括几个最传统的、典型的互联网公司都有,你们现在已经超过他们,只用两年时间。你能否讲讲,你为什么那么短做出来,跟你这个理念生效还是你运气比较好?还是你可以忽悠钱呢?
贾跃亭:乐视体育刚刚完成B轮融资,现在走一些法律程序很多资金已经到帐,80亿左右。乐视体育两年时间,这是非常新的公司,但增速非常快,其实不仅乐视体育,包括乐视影院,乐视超级电视,乐视汽车都走出一些反传统经济理论曲线,原来为什么要互联网分工,因为公司精力有限,大家需要聚焦在某一个点,做深做透,做到全球最强,但乐视横跨七个领域,肯定都是非常分散,不可能每一个点都做得最好,可能每一个点都做得很差,但现在恰恰相反,乐视每一个进入一个传统产业,都有很快的速度变革这个产业,这就是生态链。原来就是一个小企业独立发展,确实会有专注好处,也会受到很多资源不够的压力,虽然传统资源上不足,但代表未来的核心资源上,我们生态力非常强,乐视体育的成功,是基于整体乐视生态的成功,乐视体育本身就是垂直,里头有几个关键,一个互联网化,产业化,全球化。原来体育产业就是专业化分工非常明确,做媒体,做体育,周边设备的,但乐视也想把这个产业链全打通,所以我们可以创造出很多新价值出来。乐视体育目前整个行业内,无论从用户数,还是版权数量,还是商业模式未来空间上,确实已经远远不是原来传统互联网体育公司的理念了。
我们不仅从融资上说,忽悠能力很强,但乐视资本能力非常差,跟外界理解不一样,只是现在越来越多真正前瞻性的投资家,看到了或许乐视模式可以代表未来一种模式,或许是正确的,这些风险投资家,愿意为未来这种可能性买单,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。
谢谢。
吴鹰主持:所以我们也可以关注一下,问马化腾一个问题,Pony你知道阿里最近退出丁丁,不到一年时间100多万企业用户,我不是为丁丁做广告,跟他们都没有任何股权关系,丁丁是深度社交和工作协同软件,跟泛社交不一样,腾讯会不会推出企业版微信,有还是没有?为什么?
马化腾:如果留意的话,我们现在有一个在ATS,是很多企业在用的企业内部的通信工具,现在升级为企业微信。微信原来也有企业号,跟很多企业OA深度整合,体验还不错,但这个市场在中国来看是很大市场,但在消费者的品牌流程程度大家很少谈,大家不会谈,用了就用了,不会形成消费型的浪潮,在中国发展更慢,市场会比国外慢很多。我们在十几年前推企业市场也是寄予厚望,还列为我们三大战略目标之一,但还是很失望,过十几年企业市场还是不容易做。比如说Robin这种,对消费者,企业收入又是另一回事,但现在来看企业还是往云化,这种消费极在走,现在看也是一种趋势不算明显,现在有几种打法,从消费极往企业极出去,我觉得这些路都有一些道路。但是从我们社交通信角度来讲,其特点在于网络效益的规模非常明显,通信和社交本身就是就象,传统基础电话网络跟以前对讲机系统,集群系统,看似好像一百个或者一千万集群,小网加起来是不是和一个大网是一样的价值?其实完全不同,一个是加法,一个减法,从我们这个行业角度来看,我们更重要就是消费极的大网,从这个角度来说就象刚才讲的,是不同纬度的战争。
我自己内部我比较清醒,企业市场做在做,但是不同纬度量也不是一回事,所以我更加重视消费极和企业极的结合。
李彦宏:你不看企业极这个市场还是看好不想进入?
马化腾:不是比我们想象中慢很多。
李彦宏:肯定慢,因为你10年前就要做,我们还是要等10年?
马化腾:慢等你终端发生变化你又要重来。
李彦宏:终端什么变化?
马化腾:有很多,比如说VR等等都会影响这些,但更多还是要从消费极这一块更加重视。一企业极市场是慢工出细活,这不能大家可以用消费市场1、2年内形成热潮怎么样,而是需要有一个10、20年的心态慢慢做的。
杨元庆:现在他们也开始掐起来了,我说两句。其实我今天到来,真的很想帮Pony出出主意,首先第一点,企业市场非常重要,非常大,现在每个企业都有企业内部,基于移动沟通的需求,但是丁丁其实就是能够起来,就是因为这个需求在增长的一个原因。但是好在现在丁丁还没有垄断企业市场,很多企业都在发展各自自己的移动终端,我知道百度有,联想我们也有自己,我们也有自己。所以我觉得你现在抗衡丁丁,很重要一点就是把微信,更加开放。能够让这些企业更加方便,跟你微信连接,这个其实我觉得才是更有效的一种。
马化腾:我们现在做企业微信就是把微信这个能力,其实下放给其他企业,你可以做云端,还有可以跟ATS可以完全本地化,职业就是内部这一套都有可能。
吴鹰主持:很有意思,我们台上嘉宾相互提问题,把我主持人放在一边这是我想要的结果,但企业极2B的市场非常大,美国市场C 和B是半壁,但在国内是8:2的关系,小很多。但我们国内企业还是用初级管理方式,其实完全可以跳到互联网管理,这个效率很高,需求也是很大,我个人也同意Pony观点,2B和2C是完全不同,尤其大型企业是很难,我很难想象腾讯内部用丁丁来做协同,所以安全就是很大问题,但中小企业不在乎,先使用起来,因为实在效率太低,很多手段都是非常原始,不到一年时间发展100多万户也没有太大宣传,我觉得互联网像移动互联网不一样的,所以我还是希望有一个更多的B产品出来,提高中国企业办公效率。